意识到丈夫不在了的瞬间,发现自己出轨了,意识到丈夫不在了的瞬间,发现自己怀孕了

黄妈妈问我:「你要不要一起去?」客厅桌上一叠油亮的折价券,包着毛巾的外国仕女,涂满浓妆放空望着远方,摆出一副享受的姿势。只是这拥挤的市区,哪来的三温暖?在隔壁巷子的大楼。穿过一楼金色玻璃旋转门,老式的气派。柜台值班的女人,穿着粉红衫制服,嘴唇涂了口红,但

黄妈妈问我:「你要不要一起去?」客厅桌上一叠油亮的折价券,包着毛巾的外国仕女,涂满浓妆放空望着远方,摆出一副享受的姿势。只是这拥挤的市区,哪来的三温暖?

在隔壁巷子的大楼。

穿过一楼金色玻璃旋转门,老式的气派。柜台值班的女人,穿着粉红衫制服,嘴唇涂了口红,但脸色蜡黄,大约4、50岁年纪。

「丽娟你带新朋友来啊?」

新朋友指的是我,我还是第一次知道黄妈妈叫丽娟。

「这里可以做蒸汽浴、去角质、修剪指甲、按摩、美发,吃饭的话你用手环感应一下,最后出门再结帐。」

我们把衣服包包放在寄物柜,全身只穿着会馆的薄棉浴衣,挂着手环。没有手机和钱包一下子很不习惯,要是有人找我,只能让手机在柜子里响,再说,这里是地下室,根本没有讯号。坦白说,这种与世隔绝的感觉比峇里岛更像度假。

先在淋浴区洗净身体,到水疗池找了一个冒泡出口捶打肌肉。这里的游泳池没人游直线,水浅得只到肋骨。也有人把孩子带来,全是清一色的女客,大概是40到70岁,不过我走进去也没人特别注意,毕竟脱了衣服以后大家都差不多。就算没有光滑的皮肤、有弹性的身体,她们还是抬头挺胸,理所当然。大家就像走在客厅,有种说不出的自在。

黄妈妈说,大概是结婚之后,她抛弃了下班就洗澡的习惯,变成家里最后一个洗澡的人,因为水龙头要擦干,怕留下水渍,看到浴室里面掉了一根头发就觉得不舒服。但在这里,想洗就洗,不用担心浪费水,或排水口的头发清了没有。

这个三温暖会馆,有温水池、冰水池、蒸气室,大家一丝不挂坐在烤箱聊天,仿佛是专属女性的主题乐园。把身体交到按摩师傅手中,手指掠过肩膀的穴道时,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团黏土,只会发出「可以」、「不会」之类的声音,几十分钟过去,宛如新生。女娲补天造人,大概就是这个感觉。旁边的黄妈妈起身,她的脸忽然亮了起来,也或许是她把浏海拨开,发带束起来,整张脸赤裸裸显露出来的效果。

没做什么,肚子却饿了,黄妈妈带我上楼吃饭,逡巡在几个摊位,卖咖喱、小火锅、米粉汤等等,就像是百货公司美食街,自己点了菜,再端到长桌一起吃,没有谁迁就谁。难得的是,地板光滑不油腻,赤脚踩上去也没感觉到灰尘。但我知道干净的代价,就是那些穿着松垮绿色制服的清洁人员,拿拖把四处走动,才能维持这幅光景。黄妈妈点了炒米粉和贡丸汤,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吃炒米粉,吃得这么津津有味。不过就是米粉浇了点卤肉。

「我在外面没机会吃到啊。」她说。

「前面庙口、后面巷子那家卖切仔面的,还有学校食堂,到处都有啊。」我说。

刚结婚的时候,她加班晚回家,丈夫就故意吃洋芋片之类的垃圾食物充饥,意思是要她晚上10点下班,还要端上像样的饭菜。她很想知道丈夫还没结婚的时候,三餐都吃家里吗?但是婚都结了,本来就该抛弃小姐的身分,学着做个妻子。看到家里一尘不染,东西都在该在的地方,确实是一种幸福。

我去过黄妈妈家,她家连冰箱都是整齐的。

既然丈夫的薪水够家里吃用,她也渐渐说服自己喜欢这样的生活,有了小孩之后,就辞了工作。没想到带小孩实在太辛苦了,比工作还辛苦,工作的时候有同事一起说老板坏话,但她推婴儿车去公园,却不能跟邻居说丈夫的不是。

「小孩刚出生的那几年,老公要工作,不敢让小孩一直哭,可是小孩多哭几次就没事了,他就是要我去安抚,自己蒙头大睡。那时候住在2楼,很想抱着小孩跳下去一了百了。如果那时候住高一点,应该会跳,但2楼跳下去是死不了的。」

我分不清黄妈妈这句话是开玩笑,还是认真的。但我开始怀疑,所谓的母性,只是一种安慰自己的说法。

「后来买房子我坚持要买在1楼,没想到会淹水,但那也只是偶尔,比每天爬楼梯好多了。就算知道有个弟弟妹妹,对两个小孩的发展比较好。但我实在没办法再来一次一手提婴儿车、一手抱小孩,等下还要拖菜篮车上楼的日子──

现在教我从5楼提包垃圾到楼下,我都快跟室友翻脸了,每天过这种日子简直是地狱。回想我妈在哥哥出生之后,还愿意生下我,可能多少要感谢电梯的存在,如果我家没有电梯,我妈可能早就从15楼跳下去了吧。

咔、咔,美甲师工作的声音告一段落,黄妈妈戴着老花眼镜端详两手。她竟然把眼镜也带进来了!她说在服务台寄放了一副眼镜,要用不怕找不到,还拿起角落书柜的言情小说读了好一会儿。

「别看我这样,我以前也很喜欢看书。琼瑶、张曼娟没有少过。可是后来看连续剧都会被打断,更别说是书了。」她只要看到有人在找东西,丈夫找钥匙,儿子找课本,就没办法坐着不管,明明是他们不把东西放好,最后自己也被拖下水一起找。所以她在家里,必须记得每个东西的位置,如果忘了自己放在哪里,也不能期待他们帮忙。

有一回找不到眼镜,家里都要翻了过来,买菜回来的路上也找过,怎么找就是没有。决定再配一副的时候,她记得丈夫说:

「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。」

那天配完眼镜,全家人连公车都不坐,走路回家,6岁的儿子走不动了,哭着要抱,但丈夫不抱,其实他这辈子也没抱过几次。结果,她自己抱着又大又重的孩子,跟着丈夫走在后面,一句话也不说。就为了省下那几块钱。那个夏天的晚上,没有风,汗流浃背,她看着丈夫的背影不知道走了多久,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尽头,不知道要低声下气到什么时候。

好想回家。回娘家。

意识到丈夫不在了的瞬间,发现自己出轨了,意识到丈夫不在了的瞬间,发现自己怀孕了

可是她没有脸回去。公公、婆婆生病的时候,她跟夫家的亲戚轮流看护,好不容易把他们送走,自己的妈妈过世却没见到最后一面,她的兄弟姊妹没说什么,毕竟该出的钱都出了,她也是嫁出去的女儿,要照顾公婆,家里又有小孩。可是她终于体会一件事:

丈夫过世,光是打点葬礼细节,根本没心思考虑其他事,真正意识到丈夫不在了,是因为家里再也没看见乱丢的臭袜子和脏衣服,那个瞬间,她发现自己竟然自由了。

有一天,念大学的儿子放暑假回家,她应该要高兴的,可是还没看到儿子,就看到他的袜子丢在走廊。她觉得累了,真的累了,连拿到洗衣篮去放的力气都没有。就站在那里,看着角落堆积的毛球,电视上方的灰尘,水槽的碗盘,歪斜的沙发布──其实这个家里少了她也没关系,反正已经这么乱了,根本没人会在意这些,这个世界少了自己,照样会日出日落,没人会在意这么微不足道的事。

「我才是这个家里需要消失的人。」那时有个声音,打乱了她的思绪,是阿宝的脚步声,儿子10岁那年带回来的杂种狗,不到两个礼拜小孩就腻了不想养,但那样丢回去,沾了人的味道,狗妈妈应该也不要了,搞不好会被咬死。

「我们家养狗,不像现在的人这么讲究,做健康检查、吃有机饲料,就是吃点家里的剩饭剩菜,想到狗来了以后,自己竟然变瘦,就忍不住笑了。」因为阿宝来之前,那些剩菜都是黄妈妈自己吃的。「到头来,我跟狗的地位差不多,还不能摇尾巴换来好可爱的称赞。」

那一天,时钟指着4点,应该要开始洗米做饭,可是根本没人回来吃饭,老公走了,儿子在外面打工。她决定换件衣服,提早出门遛狗。这天下午,她没去平常熟悉的公园,反而让阿宝带着她去不熟悉的巷子乱钻,她才发现除了菜市场和公园,自己对这个地方一无所知。路上每个人发的传单她都拿,房地产、选举面纸、餐厅优惠、三温暖会馆特价券也是在那时候拿到。她跟着传单上面的地址走,才发现本来以为是旅馆的地方,原来可以泡澡,尽管灯光有些昏暗,但自己一把年纪也没什么好失去的。体验价只要200。她把阿宝寄放在柜台,自己一个人进去。

那些跟自己一样,被重担压垮的的肩膀和屁股,毫不在意地裸露。随便跷脚、抠牙、挖鼻孔。终于能休息了。那时她才意识到,随着年龄增长,为了回应社会的期待,长出跟自己截然不同的人格。对别人的喜好摸得一清二楚,自己的事变得完全不重要。虽然美食街的食物远远称不上美食,但洗完温泉,一个人坐在餐桌前面,有人为她端来热腾腾的饭菜,就是天大的享受了。

隔天,在厨房煮菜,她忽然犹豫盐巴该放多少。丈夫过世,儿子也不知道要不要回来吃。

喜欢吃淡口味的自己,总是被嫌菜难吃,结果为了看到丈夫、儿子称赞菜好吃的笑容,总会多放点盐,多放点味精,费尽心思拿捏火侯。当下,她熄了火,把剩饭全倒进锅子,煮成一锅稀饭,三餐都吃一样的东西。其实自己一个人,每天吃酱油配稀饭也没关系,早餐就吃麦片冲开水,又能降胆固醇。那之后几年都这样过,一点都不会不开心,省下的时间就拿去跳土风舞,到附近小吃店唱歌。

但是,儿子最近离婚回家了。袜子、脏衣服又丢得到处都是。

「这都是命啊,我是一辈子劳碌命。」黄妈妈说。

那天晚上,我们在会馆过夜。睡觉的地方是整排的上下铺,24小时都是暗的,床顶做成隧道圆拱,萤光贴纸发出淡淡的绿光,各床铺入口同样做成半圆形的。老实说,看起来有点像墓穴。拉上脚底的布帘,我们互道晚安。

夜过天明,我们把浴衣随手丢回篮子,取回置物柜的衣服和包包,手机里有满满的未读讯息,让我觉得自己还是有朋友的。我跟黄妈妈一起走出旋转门,脑中盘算要去哪里吃早餐,她说她得回去帮儿子准备,头也不回地离去,影子在她身后拖得长长的。

我抬头看,三温暖会馆的招牌锈蚀了,不知道经历多少岁月,仿欧式的装潢在太阳的照射下,有些地方还脏兮兮的。不知道我老家附近有没有这种地方?下次回家,就在附近的巷子找找看,带妈妈来三温暖看看吧。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shikong123678  备注:网站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aobeiquming.com/2302.html